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治理

多地健身卡消费设立“冷静期”预付费模式亟需完善相关法律加强监管

时间:2021-03-30   作者: 管理员   点击量:10857次

近日,微博上一则“北京办理健身卡拟设7天冷静期”的话题登上热搜。这是继上海、深圳、江苏等地相继出台有关健身卡“冷静期”的相关政策后,北京有关部门新修订的《北京市休闲健身行业预付费服务交易合同》(以下简称“示范文本”)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该示范文本明确规定,自签署合同次日起,甲方有7天冷静期,冷静期间,在未开卡使用健身服务的情况下,有权无条件解除本合同,乙方经与甲方约定退费申请方式后,于15个工作日内一次性返还全部预付费用。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健身卡“冷静期”的设立可以给预付费消费活动一个必要的缓冲与合法的合同撤销期,同时促进理性消费,减少预付费类消费纠纷与冲突。

从维护消费者权益的角度讲,设立健身卡“冷静期”是非常有意义的。随着居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广大居民对健身的需求也越来越强,参与健身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到健身房健身的居民,呈现不断增多的趋势。但是,一些消费者在冲动消费后,购买了健身卡,可能一年也去不了健身房几次,还有一些消费者在购买了健身卡后,并不能得到真正专业的健身训练,甚至一些根本不具备健身专业训练条件的指导老师,会让消费者身体受到伤害。办理一张健身房的消费卡,少则大几千,多则上万。在这样的情况下,消费者自然会感到不满,于是,消费纠纷时常发生。

因此,通过设立办卡7天冷静期的方式,对办理健身卡业务设置一道防线、架设一道“防火墙”,是很有必要的。有利于消费者选择正确的健身方式,而不是一时冲动做错了选择,让健身变成了一件不开心的事。同时,也可以倒逼投资者和经营者冷静投资、规范经营,倒逼投资者与经营者必须按规范处理与消费者的关系。

预付式消费成投诉热点

今年1月,黑猫投诉与微博联合发布的《2020年消费者权益保护白皮书》提及,预付式消费因市场覆盖面广、进入门槛低、从业流动性大、资金监管难,近年来连续成为投诉热点,其中教育培训领域和长租公寓领域问题较为突出。

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的《2020年全国消协组织受理投诉情况报告》显示,家政、健身、教育培训等预付费类消费纠纷显著增加,而且预付式消费纠纷往往具有群体性、涉及人数多、预付费数额大等特点。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理发店、美容店,或者健身房等,这些店基本上都是服务性质的,对于这些店铺来说,他们实际上前期投入成本都不小,需要在短时间内收回成本的话,想要依靠一次次的服务来赚钱,无疑是非常慢的一件事情,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向消费者推销这种预付费卡。这种预付费卡表面上来看是不赚钱的,或者说甚至有一些亏钱,但是有相当一部分消费者自己买了卡之后,真正去健身房的次数并不多。尽管消费者很少进店消费,但店铺也会想方设法用各种各样的高消费项目尽快地把你卡里面的余额给消耗掉。所以几乎这些店铺都会有专人,或者说对自己的店员进行考核,直接把推销办卡和这些店员的业绩挂钩,所以我们就看到了各种稀奇古怪的营销手法。

“另外,我们看到的这种预付费卡出现的问题,可谓是一种消费的乱象!”江瀚说,预付费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一种虚拟的金融产品,它更像一种金融模式。消费者通过预付费的方式将钱直接交给商家,从而使商家通过占用大量的预付费资金形成资金池,以带来更多的收益。甚至于不少健身房就直接依靠这种预付费卡的模式来支撑自己的运营,大部分健身房短期都是不赚钱的,而是靠预付费的形式来支撑自己的运转。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预付费卡已经成为了当前乱象丛生的关键。

柏文喜认为,预付式消费模式由“双方利好”变为“乱象频发”的主要原因,还在于预付费形成的资金池成为商家用以支持运营和扩张业务的融资来源,也成为商家经营不善或者丧失诚信跑路后与消费者引发纠纷的焦点。

监管缺位致乱象频发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当前,我国预付式消费市场采取单用途预付卡和多用途预付卡分开监管的模式。现行涉及预付式消费法律、行政法规多为原则性规定,较为笼统、模糊,未对预付卡发售者的资质、信誉、发售方法和程序等具体事项进行规定。而由于对预付卡管理缺乏依据标准,在处理预付式消费纠纷中,监管部门的职能存在一定的交叉,当预付式消费遇到问题时,可能遭遇部门之间因职责不明推诿扯皮现象。

另外,由于行业准入门槛过低,尤其是那些消费问题集中、纠纷频发的个体工商户,因其发卡行为多由商家自主操作,不用登记备案,客观上也造成监管盲区。

再者,强制措施及惩罚举措缺失,要对商家进行有效约束难上加难。由于经营者和消费者的信息不对称,出现纠纷造成消费者举证难、调解难、维权难,加之数额不大,维权成本较高,一些消费者甘愿哑巴吃黄连,选择息事宁人。

中研普华研究员陈博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监管空缺是导致预付式消费问题频发的主要原因。通过政府性文件或法律法规,对规范预付费市场尤为重要。

记者注意到,其实早在2012年9月,商务部就颁布了有关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的管理办法。或许是因为颁布时间较早,时代发展得太快,其中的某些规定已不能适用于当下市场。

比如,该管理办法第二条规定:“从事零售业、住宿和餐饮业、居民服务业的企业法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开展单用途商业预付卡业务适用本办法。”但当下大量存在的个体工商户、合伙企业,常易发生纠纷的减肥、健身、教育、培训等行业,却均未被纳入其中。为此,不少在这些新兴行业遭遇预付卡纠纷的消费者,往往维权无门、投诉无果。

再比如,该管理办法第五条虽然指出了各地商务主管部门负责本地区单用途卡的监督管理工作,但在现实中,卡片的日常监管往往需要工商、税务、公安等多部门配合;管理办法明确了各类发卡企业的备案规定,对于规范运营的规模型企业或许具有约束力,但对个体工商用户、微商等来说,备案制度很难落实。

此外,管理办法没有规定“其他企业”的发卡资金存管和业务情况上报制度。也就是说,市场中数量众多、规模较小的其他发卡企业,对其预收资金和业务经营情况是没有监管措施的。

陈博认为,根治预付式消费乱象,急需完善相关立法。法律规范有利于保护消费者的权益,同时也是对市场秩序的一个维护。市场的管理方应该出台相应的一些法律或者是规章制度,应该加强这方面的监管。

柏文喜认为,对预付费类消费活动立法,可以起到规范发展和减少冲突的作用。但同时,预付式消费乱象也要通过行业自律的形式对预付费形成的资金池加以监管,实行可能被挪用的风险隔离,以保障消费者的利益。




责任编辑:棉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防伪查询系统 | 工作人员
Copyright @ 2019 www.315dj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3368707 53367791
地址:国务院侨办1号楼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900781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