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媒体聚焦

媒体聚焦|如何从小黄鸭开始,为塑料玩具去毒?

时间:2020-11-09   作者: 管理员   点击量:48次

给孩子洗澡时放上一只萌萌的玩具小黄鸭让宝宝玩耍,是很多家长的做法。

不过无毒先锋和中国绿发会调查发现,这些看起来可爱的塑料玩具不少都含有超过国家标准限值的增塑剂,最高超标409倍,存在健康风险此外获得3c认证是塑胶类玩具合规销售的必要条件,但是电商平台售卖的3c认证公开率却只有50%,信息公开严重不足增塑剂超标会给儿童带来哪些危害?从生产到销售,从线下到线上,如何才能为塑料玩具去毒、消除化学品的超标污染呢?北京新闻广播《新闻天天谈》节目邀请北京师范大学环境史博士、无毒先锋发起人毛达和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为您解读。

今天为您推送的是节目文字版的第二部分。WIFI环境下或者拥有流量自由的你,可直接收听整期音频节目~

▲左为毛达,右为刘俊海

保障消费者利益,电商平台及商户应切实履责

主持人:说到电商平台的责任和义务,我们来请教一下刘俊海老师。我们知道商家入驻电商平台需要签署协议,服从平台的管理,那么在主动公布3C认证信息方面,电商商户和电商平台要履行什么样的法定责任

刘俊海:3C认证和其他的产品认证制度是一样的,是为了保护消费者知情权、选择权、公平交易权和安全保障权的一项重要的制度设计。

那么包括3C认证在内的这种认证标志,都是由国家授予法定资质的认证中心,按照特定的产品标准,按照法定的认证程序,进行检验和检测之后给出的结果。

消费者的知情权很重要,特别是消费者相对经营者来说是弱者,儿童消费者是弱者中的弱者

所以我认为电子商务平台应当要求商家在电子商务平台的显著位置上公示3C认证标志,才能够让消费者在选择小黄鸭或者是橡皮擦的时候感到这是安全的、可靠的产品。

但是刚才毛博士其实也说到了,有的产品根本就没有经过3C认证。当然这也不一定是说这个产品就一定不合格,但是不合格的可能性肯定要相对大一些。

当然了,即使有3C认证,我们还得注意两个问题。

一是3C认证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二是即便3C认证是真的,也会出现一个问题:送检的产品是合格的,但是消费者买到手里的那批产品是不是和送检的产品是一批,恐怕也是一个问号。

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让我们的生产厂商怀着对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电子商务法的敬畏之心,怀着对广大消费者的感恩之心

一是确保自己的产品质量合格;

二是通过3C认证来证明自己的产品合格;

三是送检的产品和卖给消费者的产品都应当实行同样的标准。

如果做到这样,3C认证标志的作用就能够充分体现出来,而不仅仅是挂在墙上忽悠消费者,那样的话就违背了商业伦理的基本要求,违反了电子商务法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基本要求。

主持人:可能很多家长都会在网上给孩子买玩具的时候,去看看有没有3C认证的信息。如果商家没有公布3C认证的信息,电商平台是不是有责任去督促商家来履行相关责任?

刘俊海电子商务平台企业必须为广大的消费者,特别是儿童消费者站好岗、把好关。

为什么?

基于以下六大理由:

一是这交易平台是电商搭建的;

二是交易规则,包括3C认证的基本要求等,都是平台可以提出来的;

三是商户是电子商务平台企业遴选出来的,它必须要有合格的营业执照,要有特定的产品需要的批文批号;

四是电子商务平台企业有大数据,比如哪些企业卖了小黄鸭和橡皮擦以后投诉量比较大,又比如哪些企业的进货渠道包括增塑剂及其他不合格的原材料,可以基于大数据创设电子商务平台对消费者的安全保障业务

五是每当消费者购买一样商品的时候,看上去消费者把钱交给了电商商户,实际上电商平台也会从中受益;

六是作为成规模的大企业,电商平台企业应当对消费者肩负更高程度的社会责任,应当打造消费者友好型的平台经营理念。

据以上六大理由,电子商务平台应当确保在平台上销售的小黄鸭、橡皮擦产品必须要有3C认证,而且要求企业按照生产要求规范自己的生产经营行为。

如果电子商务平台没有履行对消费者的安全保障义务,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我想和大家分析一下电子商务法第38条:

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销售的商品或者提供的服务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或者有其他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这是第一款。

第二款是这么规定的:

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的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这里说的相应责任,包括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相应的行政处罚,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还包括相应的刑事责任。

▲电子商务法对电子商务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作出明确规定

所以我说市场有眼睛,法律有牙齿,因为这是以人为本,生命至上,安全至上的基本要求。特别是小黄鸭,还有橡皮擦的用户和消费者,主要是我们的少年儿童。

儿童是我们祖国的希望,民族的未来,所以我认为就儿童玩具的安全保障程度而言,如何强化电子商务平台和电商的义务和责任都不为过

整改过程中有积极反馈,也有棘手问题

主持人:刚才刘老师说到,商家和电商平台都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商家入驻电商平台的时候是要签署协议的,所以电商平台完全可以通过要求商家遵循一定的规则来约束和管理商家。

那么也想问一下毛博士,向社会公布了相关的调研结果之后,几大电商平台的反应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主动来跟你们沟通,说怎么样来整改这些问题?

毛达:已经有个别平台先行下架了部分我们反映的有问题的产品,然后断开链接,去进行核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做法,把消费者的权益摆在首位,先把可能对消费者造成的危害止住,再去进一步解决问题。

也有一些平台将商品部分下架,可能是边核查、边整治,这也没问题,至少它在同步进行。

还有一些电商平台,我们把问题反映到属地的市场监管部门,属地监管部门收到后主动跟我们进行联系,补充一些信息以后,他们也表示要督促所管理的电商平台进行整改。

所以现在目前来讲,我们得到了一些比较积极的反馈

主持人:无毒先锋连续两年发布了小黄鸭的调查结果,今年的调查跟去年相比是扩大了电商平台的范围,而且还从线上延续到了线下,也包括对一些实体商店进行调查。今年的情况跟去年相比,哪些地方是有改进的?

毛达:首先,邻苯增塑剂的达标率提高了非常多,去年达标率才25%,今年是64%。这意味着消费者购买产品邻苯暴露的风险在降低,这一点非常好。

另外一点是,除三大电商平台京东、淘宝、拼多多外的6家平台,在母婴儿童类比较专业的一些平台以及线下平台,它的达标率更高一些,产品3C认证的真实有效率也比较高。所以总体来说还有一些地方是净土,消费者相对来说可以买到更好的产品。

另外,个别电商在去年调查的时候,信息公开的比例特别低,今年大幅提高,说明他们很积极。有时我们不一定能立刻找到最有效的监管方式,但我们提出来的建议,一些电商是欣然接受而且去落实的。所以信息公开可能是一个方面。

还有一点,要点赞生产地的市场监管部门。很多玩具都是集中在某些地方生产的,比如说广东等一些地方。

那么当地的市场监管部门在得到信息后,在过去一年对生产企业在源头做了很多监管工作,比如开展专项行动抽检,同时也帮助企业尽可能达标。所以这些我觉得都是进步的地方。

主持人:有一些改进,那是否还有一些比较棘手的问题可能还未得到解决?哪些问题的表现是比较强烈的?

毛达:相比于邻苯达标来说,3C认证的真实有效率还是较低,总体才44%。

其次是三大电商平台,作为消费者线上购物的主要渠道,他们今年的3C认证真实有效率是30%,与去年相比没有什么变化。这就说明可能市场上好的增塑剂对坏的增塑剂的替代是在比较快的发展,但3C认证的合规方面还是比较滞后。

另一方面,电商平台相关信息公开率50%左右,总体来说电商平台在整体上对信息公开的力度还是不够

我们认为电商平台可以采取措施对这些认证的信息进行强有力的监管,但是现在公开率以及公开的信息跟实际产品的信息的匹配一致性还是比较低,所以在这方面电商平台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做。

推动电商平台建立监管体系,除劣推优

主持人:其实小黄鸭只是塑胶玩具的一个代表,儿童通过塑胶玩具接触到过量增塑剂的情况依然是让我们担心的。

你希望推动电商平台在三年内能够建立一套监管体系,真正做到有意识有机制地向有毒玩具说“不”,让毒小黄鸭再也不能游进中国孩子的澡盆。你觉得这个目标能实现吗?

毛达:这个目标是我们去年提出来的。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从增塑剂达标的改善情况以及电商平台和政府相关监管部门所做的积极的工作来讲,我觉得完全有这个可能。

但还是要有一个前提,尤其是电商平台是否自己能够设置一个这样的目标。

我们希望两年之后,电商平台上不会再售卖增塑剂超标的小黄鸭,我们民间组织设定的目标是否也是电商平台自己设定的目标?

如果这个目标也是他们设定的,从他们所掌握的管理资源、技术手段来看,我觉得完全可以达到。

主持人:可以听出毛博士对这样一个目标的达成很有信心。刘老师怎么看?

刘俊海:总体看来,电子商务法实施以来,电子商务生态环境逐步企稳向好。

因为平台企业和电商都注意到,违反电子商务法,消费者可以用“脚”来投票,即远离视频平台和电商;

还有一点,消费者可以用钞票投票,选择那些诚信的平台和电商,那么不诚信的企业就失去了竞争力;

另外,消费者也可能用诉状来投票,对于失信的平台和电商提起民事诉讼。

但总体来说,现在依然有个别平台和电商还是心存侥幸,主要的原因有三个:

一是失信成本低,失信收益大,失信收益高于失信成本

毛博士刚才提到,用劣质的原材料或超标的增塑剂来生产的产品,摸上去手感还是柔软的,孩子没有必要的科学知识来武装自己的头脑,很多家长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所以有的生产不安全玩具的企业反而赚得盆满钵满。

诚信的企业虽然达标了,但因为产品售价贵,导致劣币驱逐良币,“好人受气、坏人神气”的现象。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消费者往往处于信息不对称的状态,如果不是毛博士介绍他们所抽检的情况,实际上我对于小黄鸭和橡皮擦的产品安全保障程度了解也不够。所以在这方面,苛求每个消费者都是科学家非常不现实。

而消费者有时又不理性,看到别的家长给孩子买了这样的玩具(就也给自己的孩子买),不太考虑安全性,还是主要考虑颜色的鲜艳和手感上的柔软度等等。所以消费者的不理性也是导致当前一些产品安全保障程度不尽如人意的一个原因

最后一个原因就是监管有漏洞,监管有盲区,监管有空地带

因为平台类的电商企业成千上万,有的电商在市场监管部门办理了营业执照,办理了商事登记,但至今仍有一部分电商没有在市场监管部门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手续。

另外市场监管部门的执法人员有限,人少案多,所以客观上的确存在着在线下监管资源紧张的情况下,线上监管资源配备不充分的问题。

▲无毒先锋呼吁,电商平台本身要建立起产品与化学品安全的完整监管体系

针对以上三个原因,我认为下一步首先应当强化电子商务平台企业和电商对消费者的安全保障义务,这不仅是伦理要求,而且是法定义务。

第二个,监管部门一定要在企业不能慎独自律的时候,在看到科研机构的科学数据的时候,实行靶向监管,精准监管,从严监管,提升监管效能,消除监管盲区,铸造监管合力。市场会失灵,监管者不该失灵

主持人:刘老师给出了一些建议。请问毛博士,你觉得要想达到设想的目标,可能还面临哪些困难?需要在哪些方面继续努力?

毛达:刘教授提到的一个建议非常好,我们应该在小黄鸭或者类似的玩具上做一些专项行动,就是所谓的“靶向行动”,把它作为代表,在有限的两三年中让不合格玩具彻底绝迹,树立一个标杆。

我们当然知道有很多产品都面临这个问题,但应该从何入手?在一个社会关注比较高的、对孩子的风险影响比较大的、同时电商平台、政府部门又有一定的能力的方面先做到,树立一个范例,这是一项我们想共同推进的工作。

与此同时,考虑到有很多有风险的产品,所以我们一直在建议以塑胶玩具作为起点,建立一个动态的、完整的化学品风险产品清单制度

即有一个库,把过去研究的、当下调查发现的、或是国际警告,把所有这些信息汇总在库里,把有特定风险的产品都记录下来。

当发现某个产品可能在特定时间范围内风险较高,对应的电商平台或政府部门就对它加强监管,比如说加强抽查,这就是一个动态的清单制度。

另外一点,电商平台本身还是要建立起产品与化学品安全的一套完整的监管体系。从上到下,应该有相关的部门专门做这件事。

还有,如果我们建立清单是“除劣”,那么还有一个工作就是“推优”

国家标准是保障底线,但消费者的健康需求越来越高,那么电商平台中的龙头企业,是不是可以建立行业性的、相对更高的、自愿性的标准来推广实施。把愿意自愿达到更高化学品标准的产品往前面摆一摆,多在重要位置推一推。

我觉得可以有这些思路,但是都需要跟电商平台一起探讨和努力,建立起一种良性的管道。这是需要一个联动机制的,包括民间组织等第三方,电商平台,另外还有监管部门以及生产商。

其实我们完全可以利用大数据等方式来助力这个联动机制。

如果说我们证明这个问题达到一定的严重程度以后,他们认可了,然后有改变的动力的话,建立清单也好,大数据的监测也好,整个的监管体系,实际上就涉及了整个平台相应规则的改变。

那么这个时候这种变化会给我们整个消费市场带来非常积极的改变。

主持人:我们想请刘老师给消费者提一些建议,在购买儿童的玩具和文具用品时,要做好哪些准备,注意哪些方面?

刘俊海:一定要增强安全保障意识,一定记住以下4条建议:

一是明明白白看广告,产品有没有3C认证。

二是认认真真签合同,也就是在网上下单的时候,一定要睁大眼睛找履行社会责任比较严格的平台企业,购买上面诚信度比较高的电商销售的商品。

三是淡定从容存证据,因为打官司将来就是打证据,一定要把下单的证据保存好。

四是依法理性去维权,可以通过消协去投诉,也可以拨打市场监管部门的电话。

特别考虑到购买小黄鸭的家长是比较多的,所以我认为消费者协会也可以考虑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以消费者协会的名义当原告,对失信的平台、失信的电商、失信的生产厂家上提起公益诉讼。

让受害儿童和家长实现零成本维权,切实提高他们在购买儿童玩具时的幸福感、获得感和安全感。

说明:本文配图来自网络,配图显示的物品与文中提到的送检样品无关。

致 谢

电商去毒 Detoxify E-Commerce

2019年无毒先锋发起电商去毒行动,通过独立检测和企业倡导,为公众日常消费品去毒。行动目标是推动主要的电商平台建立化学品管理制度,开始预防有毒产品进入其销售平台。



责任编辑:棉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防伪查询系统 | 工作人员
Copyright @ 2019 www.315djj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010-53368707 53367791
地址:国务院侨办1号楼
备案许可证编号:京ICP备19007817号